律师文章
律师文章
律所动态
律所快讯
律师文章
“剧本杀”背后的剧本著作权问题
剧本杀是一种以案情推理为内容的游戏,集观察、分析、表达、心理博弈为一体。一次优质的剧本杀体验,往往是人物设定、故事背景和逻辑推理的完美结合,这一切都立足于一部优秀的剧本,可以说在剧本杀行业中“得剧本者得天下”。...
通过民事诉讼规避房屋限售政策,是否构成虚假诉讼罪?
【案情】某市房屋限售政策规定,新购住房在取得不动产权证后三年内不得转让。A欲出售其不符合限售政策的房屋,经中介撮合,A与B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同时,根据中介的“方案”,B以“A不配合过户”为由将A诉至法院。...
政府引导基金中的GP如何有效应对LP的强制退出?
仲裁庭是股权投资基金中各方利益博弈的重要战场,法律服务的价值不仅仅是按照逻辑规则争取胜诉结果,也需深度把握政府引导基金中公权力在市场化运作过程的需求,进而通过计划安排引导各方纾解压力,实现以战促和的战术目的和客户利益最大化的终极目标。...
谁要动我的皮肤?
虽然王律师是一个热爱美妆,对每支大牌口红色号如数家珍的时尚弄潮儿,但是我今天要说的皮肤,并不是大家脸上的器官,而是在游戏里面,我们花钱向游戏公司购买的、穿在我们喜爱游戏人物身上的一组数据。所以本文需要大家对于网络游戏有一定了解后,才能安心进食。...
疫情影响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损失分担原则
随着本轮疫情逐渐进入尾声,各大企业也逐步进入了复工复产环节。本文主要对2022年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影响进行研究,探讨新冠疫情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损失分担原则。 ...
河南赋红码事件:个人信息边界不容随意践踏
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储户及存在纠纷楼盘的部分业主被赋红码一事,最近引发了社会面的广泛关注。自新冠疫情于2020年在我国爆发以来,跨区域人口流动为疫情防控带来新的挑战。...
面对“唐山暴行”,比教导女性自保更重要的是?
6月10日凌晨,唐山市某烧烤店,一名男性性骚扰陌生女性未遂后,对该女性进行疯狂殴打,与该男性同行的多名男性非但没有阻止,反而群起围殴,令人震惊。表面上看,这起恶性事件是性骚扰、暴力,究其本质是男女性别的不平等,更是女性权益保护的不充分。 ...
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立案追诉标准去哪儿了?——《立案追诉标准(二)》修订评论(三):侵犯知识产权罪
2022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新规已于2022年5月15日生效。本次修订是《立案追诉标准(二)》自2010年5月问世、2011年11月出台补充规定后,十多年来的首次全面修订。...
关于抵押权与居住权、租赁权相关问题解读和实务总结
在2020年5月《民法典》刚颁布之时,笔者在学习新规之余,写过几篇关于担保的文章,受到大家的关注,也和行业内人士展开了很多有益的讨论。...
涉虚拟货币民事案件司法实务研究
近日,被称为“币圈茅台”的LUNA币狂跌99%,从30美元跌至0.0003美元左右,近乎归零。同时,币圈中最知名、最具流动性的比特币价格与其最高峰的6万美元相比,最近也是近乎腰斩。...
关于抵押担保财产转让问题的解读和实务总结
在2020年5月《民法典》刚颁布之时,笔者在学习新规之余,写过几篇关于担保的文章,受到大家的关注,也和行业内人士展开了很多有益的讨论。...
仅仅是“数字假币”到来前的“小修小补”?——《立案追诉标准(二)》修订评论(二):假币类犯罪
2022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新规将于2022年5月15日生效。本次修订是《立案追诉标准(二)》自2010年5月问世、2011年11月出台补充规定后,十多年来的首次全面修订。...
疫情期间企业可以适用停工、停产吗?
上海的疫情已经有一段时间,疫情的持续时间是很多企业没有办法预料的,最近也接到了客户的电话咨询。律师的工作是帮助企业解决问题,就如同医生看病一样,要提出切合单位实际的方案,才能解决问题。...
浅谈“职场碰瓷”
近年来,出现一些劳动者在入职后寻找、利用用人单位的制度疏漏,通过诉讼进行牟利,如劳动者故意不签劳动合同、伪造变造劳动合同签名,利用我国《劳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通过仲裁、诉讼的方式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此即“职场碰瓷”现场。...
公安机关对“帮助恐怖活动罪”的管辖权将仅限于“个人资助行为”——《立案追诉标准(二)》修订评论(一)
2022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新规将于2022年5月15日生效。本次修订是《立案追诉标准(二)》自2010年5月问世、2011年11月出台补充规定后,十多年来的首次全面修订。...
《民法典》后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是否可以享有债权人的“代位权”?
在实践中,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是否享有“代位权”,在《民法典》实施前后,各种争论不断,理论界和实务界也未能统一,莫衷一是。...
复工复产之员工个人信息保护合规建议
2020年4月16日,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指引》”),该文件旨在确保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力有序有效推动企业复工复产,落实企业闭环管理,即在企业内实现工作场所和住宿之“两点一线”管理。...
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系列三:普通代表人诉讼程序下的代表人推举流程
作者按: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制度,是证券投资者在遭遇证券发行人或其他相关机构进行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行为时,便利投资者提起和参加诉讼,降低投资者维权成本,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而设立的集体诉讼制度。...
疫情之下,刑事案件的“中止审理”与“变相加刑”问题
最近,笔者代理的一起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案,因疫情原因,被上海某法院告知“中止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6条的规定,由于“不能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的,法院可以中止审理。...
拎拎新冠疫情期间涉房屋租赁相关问题
2022年3月初,新冠疫情再次“骚扰”上海。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等相关规定,上海市政府先后制定了“2+12”、“7+7”、“浦东浦南及毗邻地区与浦西分批封控,压茬推进,实施核酸筛查”等管控措施,要求写字楼、商户采取“对外关闭”、市民做到“足不出户”等防疫措施。...